当前位置: 主页 > 众测 >

38年来第二例艾滋病被治愈案例或将诞生 患者已停药1年多

时间:2019-03-08 15:00来源:网络 作者:破冰 点击:
今日,根据《华尔街日报》、《纽约时报》、《卫报》、Science等多家媒体报道,有研究人员表示,一名伦敦男子在接受干细胞移植后其艾滋病可能已被治愈。也就是说,既“柏林病人”之后,第二位成功治愈艾滋病的患者可能已经出现。领导这项研究的伦敦大学学院的

  今日,根据《华尔街日报》、《纽约时报》、《卫报》、Science等多家媒体报道,有研究人员表示,一名伦敦男子在接受干细胞移植后其艾滋病可能已被治愈。

  也就是说,既“柏林病人”之后,第二位成功治愈艾滋病的患者可能已经出现。

  领导这项研究的伦敦大学学院的病毒学家RavindraGupta将会于3月4日-7日华盛顿州西雅图举行的逆转录病毒和机会性感染会议(CROI)上及Nature官网中介绍伦敦病人的病例。论文将在当地时间周二在线发表在Nature上。

  目前,团队表示还不能下结论这名患者已经完全治愈(cured),而更倾向于使用“长期缓解”(longtermremission)这种说法,但是研究小组正在密切关注他的恢复情况,或许在大约2年的观察以后,更适合谈论“该患者已经治愈”。

  HIV发现约40年,仅有2例稀世奇迹

  已有的外媒报道称,研究显示,这名HIV阳性男子三年前接受了一名对艾滋病毒具有基因耐药性(CCR5基因突变)的捐赠者干细胞移植,之后大量检测显示,他体内已没有艾滋病病毒,并且已经连续20个月停用病毒抗转录药物。

  RavindraGupta表示,病人目前表现良好。研究小组并没有透露这名男子的姓名,如果该男子持续未感染艾滋病毒,他将成为这种人类免疫缺陷病毒历史上第二名获得治愈的的患者。

  众所周知,第一位成功治愈艾滋病的患者是大约十年前著名的“柏林病人”(BerlinPatient)——TimothyBrown。

  Brown出生于1966年,后来到德国柏林读书并一直居住在柏林,在这期间,他交往过数个男朋友。直到1995年,令他震惊的是(虽然我们现在看来并不意外的是),他被“男友”感染患上了艾滋病。

  按照正常的治疗,坚持服药的Brown,能够保持与正常人相差无异的免疫力,多活个几十年不成问题。但2006年,祸不单行的他又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。

  接受化疗后的Brown虽然病情得到了短暂的控制,但2007年他的白血病再次复发,并决定进行骨髓移植。特殊的地方在于,为他进行治疗的血液科医生做出了一个大胆尝试,寻找一位具有艾滋病抵抗力的人为他进行骨髓移植。

  骨髓移植配型成功的几率本身就很低,更何况还要找到一位具有艾滋病抵抗力的捐赠者。只能说幸运的是,Brown遇到了一位合适的捐赠者,并进行了两次骨髓移植(中间有一次复发)。

  在第二次骨髓移植后,Brown几乎经历了一次凶险的鬼门关,但最终不仅治愈了白血病,而且骨髓移植后重建的免疫系统将他体内的HIV病毒几乎清除殆尽。

  骨髓移植后的Brown一直都没有再服用治疗艾滋病的药物,体内也没有检测出艾滋病毒。

  研究人员也比较了第二例伦敦病人与第一例柏林病人的异同。Gupta博士说,这名伦敦患者在2003年被诊断出患有艾滋病,2012年被诊断患有霍奇金淋巴瘤,于2016年5月接受了干细胞移植手术。

  两位治愈者都患有艾滋以外的疾病,都需要进行干细胞移植。Brown得了白血病,需要进行移植手术,而这位“伦敦病人”则患有霍奇金淋巴瘤。两人经历了移植手术,但移植手术的主要目的都是治疗患者的两种疾病,而不是HIV。

  但伦敦病人的治疗效果强于Brown,因为他不需要第二次移植或放射治疗。该患者于2017年9月服用抗逆转录药物,此后一直处于停药状态。这表明,相比于Brown,他不用进行全面的强化治疗就可以停药。

  在Brown进行移植手术成功治愈后的几年里,研究人员曾试图治愈其他几位患者,但均以失败告终。但Gupta表示,新病例表明,柏林那名患者的治愈并不是一种反常现象,两个案例也为开发基于这两名患者的移植治疗方法提供了新动力。

  墨尔本大学彼得·多尔蒂感染与免疫研究所所长SharonLewin说:“当医学上只有一个病例报告时,人们总会怀疑这或许只是一个不寻常的情况。

  现在出现第二份病例真的非常令人兴奋。它确实证明了艾滋病是可能治愈的。”

  重重巧合下诞生的医学奇迹,究竟可否复制?

  人类免疫缺陷病毒(HumanImmunodeficiencyVirus,HIV),是一种能够感染人类免疫系统细胞的逆转录病毒。HIV病毒一旦侵入机体细胞,将会和细胞整合在一起终生难以消除,经过数年或更长的潜伏期后,HIV感染者才会发展成艾滋病(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,AIDS)病人。艾滋病患者会因机体抵抗力极度下降而出现多种严重感染,后期常常引发恶性肿瘤,最终患者因全身衰竭而死亡。

  HIV不可怕的地方在于,人们只要做到坚持“洁身自爱”,就几乎可以实现完全预防;但HIV可怕的地方在于,对于HIV感染者,虽然全世界众多医学研究人员付出了巨大的努力,

  但至今尚未研制出治愈艾滋病的特效药物,目前能够做的选择就是通过一些抗逆转录病毒的药物组合进行控制,可以使大多数HIV病毒携带者终生不发病,而缺点就是需要病毒携带者终生持续用药。

  对于数千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来说,终生服药和不能被治愈的现实是绝望的,而全球唯二的柏林病人TimothyRayBrown和伦敦病人的奇迹,是否意味着能够推而广之到所有患者身上呢?

  SharonLewin和其他艾滋病专家强调,这种方法不应用于数百万的艾滋病患者,其具有相当的风险和代价。

  参与伦敦病人治疗的研究人员也承认,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,骨髓移植不太可能成为现实的治疗选择。目前可以使用强大的药物来控制HIV病毒感染,而移植是有风险的,而且有可持续多年的严重副作用。

  正如美国国家感染性疾病研究所(NationalInstituteofAllergyandInfectiousdiseases)所长AnthonyFauci说,“对于那些不须进行干细胞移植的病人来说,这不是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。”

  这名伦敦男子和之前的Brown都接受了来自捐赠者的干细胞移植,这些捐赠者的CCR5基因有一对关键突变。绝大多数HIV病毒正是利用这种正常基因的存在而进入患者免疫系统细胞。

  (来源:sciencedirect.com)

  研究表明,部分人群携带的CCR5突变使该基因失去活性,从而阻止艾滋病毒穿透细胞。从父母双方都遗传了CCR5基因突变的人即使在剧烈接触艾滋病毒后也不会感染艾滋病毒。而据统计只有不到1%的欧洲血统人群才同时具有这种基因突变。

  专家表示,目前尚不清楚CCR5抗性是否是唯一的关键,也不清楚移植治疗宿主疾病是否同样重要。正如上文提到的,柏林病人和伦敦病人都有癌症,这可能在感染艾滋病毒的细胞中发挥了作用。

  接下来,Gupta的团队计划利用这些研究结果探索潜在的新的艾滋病治疗策略。他说:“我们需要弄清楚我们是否可以在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剔除这种(CCR5)受体,通过基因疗法这是可能实现的”。

  图|WHO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底,全球共有3690万人感染艾滋病毒。据估计,全世界15-49岁成年人中有0.8%携带艾滋病毒,各国和各区域之间的艾滋病毒情况仍有很大差异。非洲区域仍然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,每25名成年人中有近1人(4.1%)感染艾滋病毒,占全世界艾滋病毒感染者的近三分之二(来源:WHO)

  1981年,艾滋病毒在人体内被发现。

  目前,人类仍正在努力寻找能够治疗HIV的方法。自1981年HIV病毒首次被发现以来,艾滋病大流行已造成全球约3500万人死亡,目前全球仍有约3700万人感染艾滋病病毒,有2100多万人正在服用维持生命并减少病毒传播的药物,仅2017年HIV病毒新增感染人数就高达180万。

  面对这样严峻的现实,尽管我们还未真正找到治愈HIV的方法,但是,拥有第一批治愈者及其中弥足珍贵的治愈信息,总能拨开一些前方的迷雾。

  参考文献:

  1.

  2.

  3.

  4.

  5.

  原文标题:一伦敦男子艾滋病毒被全部清除,停药已超1年!38年来第二例治愈奇迹可能诞生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